校園裡的生活,唐洪和媽媽過得很知足,她們成了彼此口中的寶貝
  住在校園
  我的媽媽寶貝
  愛笑了
  媽媽最喜歡聽蔣大為的歌曲,唐洪就用手機放給媽媽聽。 本版圖/重慶晨報記者 楊新宇 攝
  昨天中午,重慶傳媒職業學院,12點的下課鈴一響,大一學生唐洪第一個疾步走出教室,穿過校園,直奔學校山坡上的家。
  唐洪不想讓媽媽等太久,她知道,媽媽早已準備好了中午要吃的菜,“中午吃萵筍,媽媽洗好切好,我回去炒。”唐洪說,更多的時候,她回去就可以吃飯,“大都是媽媽照顧我,媽媽最能幹了……”
  唐洪口中引以為豪的母親叫曹玉香,今年57歲,雙目失明。
  去年,唐洪考上銅梁縣重慶傳媒職業學院,她決定帶上媽媽離開老家,一起念大學。
  矛盾
  爸爸不同意女兒讀書,但媽媽卻常常鼓勵女兒,不要放棄。
  唐洪1994年出生,有個比她小2歲的妹妹,老家在永川紅爐鎮。唐洪5歲那年,母親曹玉香因為意外雙目失明。爸爸沒有固定的工作,偶爾在工地上打零工,患上了矽肺。
  家裡的田地里種些蔬菜瓜果,自給自足。全家人的生活來源主要是低保、爸爸打零工和媽媽偶爾養雞賣蛋的錢。
  唐洪從小學習優異。媽媽曹玉香說,女兒在小學快畢業的時候,就常常嚷嚷著以後要考大學。
  但爸爸不同意女兒念書,“爸爸覺得女孩子讀書沒用,再加上家裡窮,他要我早點出來打工賺錢。”還好,曹玉香很支持女兒,常常鼓勵她,不要放棄。曹玉香時常把家裡的錢偷偷攢下一些,為以後供女兒讀大學用。
  但這也激化了唐洪父母的矛盾。唐洪初中開始住讀,打電話回家時,唐洪覺得媽媽變得沉默寡言了,而且偶爾還哭哭啼啼的。
  爸爸依然不同意唐洪繼續念書,考大學還是就業,困擾了唐洪很久。
  決定
  “電視上經常演,哪個哪個兒子帶著爸爸上學,他們可以,我不相信我們不得行。”
  “女兒,考!你看我,我雖然瞎了,但也沒有吃等靠噻,我還是要做事噻。不要錯過機會,現在你出來也就幾百塊錢,上了大學,學到知識技能,起點就會不一樣。”決策關頭,曹玉香給女兒吃了顆定心丸。去年,唐洪拿到了重慶傳媒職業學院人文科技系農村行政與經濟管理專業的錄取通知書。
  拿到通知書,父親的反對聲更大了,沒有錢,怎麼交學費。
  曹玉香把自己幾十年來偷偷攢的錢給女兒透了底,再加上親戚朋友的東拼西湊,學費有了。唐洪對於母親的支持淚流滿面:“媽,我不放心你啊,爸爸有妹妹照顧,你和他關係不好,我想帶上你一路上大學去,但又不知道行不行?”
  “有什麼不可能的,電視上經常演,哪個哪個兒子帶著爸爸上學,誰誰誰背著媽媽讀書,他們可以,我不相信我們不得行。”
  於是,母女倆一起走進了大學生活。
  幫助
  學校把一間沒有拆遷的民房重新粉刷,免費提供給唐洪母女倆居住。
  銅梁縣,重慶傳媒職業學院,從二教學樓右邊的山坡順勢往上,步行約2分鐘,就能看到一棟老式磚房,底層左邊第一間,一扇木門,門上貼著火紅的“福”字,唐洪和媽媽曹玉香就住在這裡。
  這間民房是學校給她們母女倆特別安排的,房租和水電費,全部減免了。屋後面,學校還拿了一塊地給母女倆種菜,自給自足。
  去年9月,唐洪帶著媽媽曹玉香來學校報到,她的一身“行頭”引來許多人側目———唐洪右手牽著雙目失明的母親,兩邊腋下一邊分別夾著一隻老母雞,背上還背著一床紅鋪蓋和鍋碗瓢盆等生活用品。
  “本來是想報到後,和媽媽先隨便找個地方安頓下來,再在學校附近找合適的出租屋。”
  迎新志願者很容易地發現了她們的“特殊”,告訴了學校。
  重慶傳媒職業學院瞭解唐洪母女的情況後,立即給母女倆開闢了報到“綠色通道”,先免費安頓在學校招待所。
  學校又把一間沒有拆遷的民房重新粉刷,免費提供給唐洪母女倆居住。一個月後,母女倆在校園裡算是安了家。
  願望
  “我有個不切實際的願望,等我有了錢,要給媽媽換個眼睛,讓她看到。”
  唐洪母女倆如今居住在10平方米的單間里。房子里最貴的電器,是炒菜用的電磁爐。放電磁爐的桌台,兩張床,一張吃飯用的桌子是一張舊課桌,一個兩門的衣櫃,就是房間里所有的配置。
  白色的牆面上,唐洪用彩色粉筆畫了兩朵大紅花,粉色的蝴蝶結,三個粉色的氣球掛在牆上,裝點著母女的生活。
  擺上了這些物件,屋子裡的剩餘空間已是不多。曹玉香熱情地招待我們坐下,要吃中午飯了,她麻利地拿碗筷,添飯,看得出來,她已經很熟悉屋裡的環境。
  問唐洪的願望是什麼?她環顧四周,靦腆地說:“我有個不切實際的願望,等我有了錢,要給媽媽換個眼睛,讓她看得到。”
  旁邊的曹玉香趕緊接話,“我眼睛是全部壞死了,換啥子喲換,別浪費錢。”但唐洪並沒有放棄,“所以我說是個不切實際的願望嘛。”然後低下頭,不作聲了。
  問唐洪有沒有近期的願望,甚至提示她有沒有什麼實際的需求,比如買臺電冰箱什麼的。她卻搖搖頭,朴實地說:“家裡小,放不下,而且這在山上,有冰箱不大安全。”
  說到將來,唐洪說,她只想這三年以優異畢業,回到農村當個村官。“以後我會一直帶著媽媽的。”唐洪很堅定。
  重慶晨報記者 歐陽玉姝 採寫
  這對母女的一天
  6點30分,唐洪起床的第一件事是把飯蒸上,然後跑操。媽媽則開始燒菜,準備早餐。
  7點,唐洪回家洗漱後,和媽媽一起吃早餐。
  8點,唐洪去上課∩峽瘟逕奼鶚奔淶穆杪枋帳巴肟旰螅即蠣摺⑻衾幀⒅櫻鍪止せ睢�
  10點50分,聽到第三節課的下課鈴聲響起,媽媽開始理菜、洗菜、切菜。
  12點,上午放學的鈴聲響起,媽媽聽聽校園廣播,沒一會,唐洪就會回家。和媽媽吃飯後,唐洪會到屋子後面料理那塊她自闢的小菜地。
  14點,唐洪上課後,媽媽就在家打毛線、聽音樂、織鞋子,做手工活。
  16點50分,下午第三堂課下課鈴聲響起,媽媽開始準備晚飯。
  17點半,唐洪回家,跟媽媽一起燒菜準備晚餐。
  19點,晚自習的鈴聲響起,唐洪到圖書館打工,媽媽在家聽歌、做手工活。
  21點30分,唐洪回家,給媽媽打洗臉洗腳水,照顧媽媽就寢。
  校園裡的每天
  她們都這樣幸福地過去……
  特寫>
  女兒很知足:
  “雖然我和媽媽收入不多,蔬菜我們自己種,只是要買肉和生活用品,明年的學費如果不夠,還可以申請貸款嘛。”
  昨天中午,吃過午飯,唐洪急匆匆地要走,忙給曹玉香請假,“寶貝,12點40分,我加入的學校團委志願者要去烈士陵園掃墓,麻煩媽媽收拾一下。”
  曹玉香像往常一樣,拄著木杖,把女兒送到門口。末了,唐洪還俏皮地說了句,“愛你喲。”飛速地親了口媽媽,跑下山去。
  曹玉香笑得合不攏嘴,“唐洪現在知道感恩了,學校還有別的社團,她只參加了校團委的志願者,我很支持她。”
  唐洪說,自己填志願時,特別選擇了農村行政與經濟管理專業,“我生在農村,對農村知根知底,畢業後,能再回去就最好了。”
  今年,因為成績優異,唐洪獲得了教育部國家級一等助學金,每年可得到資助4000元。每月,母女倆共有700元低保金,唐洪在圖書館打工,每月能掙400元。“雖然我和媽媽收入不多,蔬菜我們自己種,只是要買肉和生活用品,明年的學費如果不夠,還可以申請貸款嘛。”唐洪過得很知足。
  媽媽愛笑了:
  “我初中高中打電話回家,媽媽都是和爸爸吵架,說的都是泄氣話。現在,媽媽笑得多,總跟我嘻嘻哈哈的。”
  唐洪很忙,又要讀書,又有志願者社工活動,還要去圖書館打工,周末還要去鎮上買菜……很多時候,媽媽要一個人獃在家裡,她笑稱自己從不拖女兒“後腿”。
  唐洪說,和媽媽生活在校園裡的這大半年時間里,媽媽最明顯的變化,就是愛笑了開朗了。
  “我初中高中打電話回家,媽媽都是和爸爸吵架,哪兒哪兒受氣了啊,都是泄氣話。現在,媽媽笑得多,總是跟我嘻嘻哈哈的。”
  “是啊,平時她要是不在,我就喜歡唱唱歌。”說罷,曹玉香扯開了喉嚨:“媽媽喲媽媽,親愛的媽媽,是你含辛茹苦把我養大……”曹玉香歌聲嘹亮,“我最喜歡蔣大為的這首‘最美的歌兒唱給媽媽’,沒事時我就喜歡哼哼兩句。”
  校園廣播小喇叭也是曹玉香的心頭好。“要聽這些資訊喲,不能和時代脫節了噻,也是和唐洪的談資噻。”
  當然,最欣慰最高興的事情,是到了女兒回家的時間點,聽見女兒嘻嘻哈哈地一陣風跑進房間,喊她“寶貝”。問起曹玉香的感受,她直說:“感覺心裡踏實了,有盼頭了。”  (原標題:住在校園
我的媽媽寶貝
愛笑了 )
創作者介紹

系統辦公傢俱

ef12efgxi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